临沂文明网 > 红色文化 > 聚焦
致敬 为祖国献身的英雄
发表时间:2019-04-04   来源:大众网

  一切仿佛就在昨天。3月30日17时,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境内发生森林火灾。3月31日下午,扑火行动中,受风力风向突变影响,突发林火爆燃,30名扑火人员失联,包括27名森林消防队员和3名地方干部群众。4月1日晚,30名失联扑火人员全部找到,30人全部牺牲。

  牺牲的27名森林消防队员中,有5人来自山东临沂、滨州。他们是:徐鹏龙,籍贯山东临沂,2000年3月生;张成朋,籍贯山东滨州,1999年2月生;赵永一,籍贯山东临沂,1999年12月生;张帅,籍贯山东临沂,1999年6月生;康荣臻,籍贯山东临沂,1999年3月生。

  记者了解到,临沂籍4名英雄消防员的亲属已全部到达西昌。临沂赴凉山工作组一行共18人,除市及四个县的退役军人事务局、双拥办负责人外,还有救火英雄所在乡镇、街道、村居负责人。临沂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刘军表示,四位救火英雄都是沂蒙精神的践行者,他们用青春壮举让沂蒙精神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光芒。

  4月2日下午,滨州籍英雄消防员张成朋的父母等亲属抵达西昌。4月3日中午,邹平市有关部门和邹平市孙镇相关人员抵达西昌,协助英雄亲属处理相关事宜。

  4日,西昌市将举行悼念仪式,沉痛悼念在火灾中牺牲的30名救火英雄。

  本报记者联系到了5位山东籍救火英雄的亲人、朋友,一起追忆他们生前的点滴。

  徐鹏龙,英雄刚刚19岁

  在扑救凉山森林火灾中牺牲的5名山东籍消防员中,2000年出生的徐鹏龙是年纪最小的一位,今年3月刚刚过完19岁生日。

  徐鹏龙家4口人,父亲今年53岁,母亲52岁,还有一个姐姐。和村里很多家庭一样,徐鹏龙家里种了四五亩地的大棚,现在正是甜瓜、西瓜生长的季节。4月1日晚的那个通报电话过后,徐鹏龙的家人就像坠入了无尽深渊。4月2日一早,三人匆忙赶往了机场。

  “鹏龙性格内秀,非常老实、善良,以前从未出过远门,去四川凉山当消防员是第一次出远门,自从2017年至今还未曾回过家。今年1月他爷爷去世,徐鹏龙也没能回老家见最后一面。”徐鹏龙的叔叔徐兴存声音嘶哑。

  由于路途遥远,父母都是没出过远门的农民,也未曾专程去看望,徐鹏龙平时只能靠电话或者视频电话联系。“上周六晚上,我到他家时他打来视频电话,虽然有点黑但精气神非常足,他说自己已经连续3天执行任务了,有些累,也很想家。想不到这竟然是永别。”徐兴存难掩悲痛。

  徐鹏龙家一直有拥军传统,比较近的亲属里就有六七个在部队当兵。“这孩子谈起当兵,眼睛里都放光。以前给他奶奶打电话的时候,也因为想家、想亲人而哭过,但他跟他奶奶说‘虽然训练很苦,但是把青春献给国家是他最大的幸福’。”徐兴存说,原部队整体转隶时,他本有机会选择退役,但已熟识消防工作的他选择了留下来接着干,希望靠自己的拼搏让人生有更多的收获和精彩。

  张成朋,生前希望早日入党

  懂事、孝顺、热情、自信。记者在张成朋的老家邹平市孙镇大陈村,乡亲们不时用这些字眼说起张成朋。

  村委会主任于守光有些哽咽地告诉记者,张成朋今年20岁,1米8的个头,是家中的独子,父母都是农民,2017年9月份加入消防队伍。“记得当初加入消防队伍前和他谈话时,他就非常坚定地说一定会好好干,为国家做出贡献。”

  张成朋从2017年9月以来一直没有回过家,平时只能通过电话或视频与父母联系,诉说牵挂。3月30日晚上,张成朋出完任务之后,跟父母进行了一次视频通话,没想到,视频里的画面成了他和父母的最后一面。

  4月2日凌晨一点左右,一个电话叫醒了张成朋的父亲张希林。得知噩耗后,家人万分悲痛,张成朋的父母等亲属简单收拾行李,凌晨四点赶往济南遥墙国际机场。

  干妈田雪娥曾在电话中问张成朋累不累,张成朋说再累也要坚持,希望自己工作进步,争取早日入党。

  2日早上,张成朋的好朋友刘恒材看到木里县火灾扑火人员失联、牺牲的消息,十分担心张成朋,就给他发了QQ电话,但电话没接通,马上就被挂断了。“我给成朋发完QQ电话不久,我爸给我打电话说,张成朋回不来了。”刘恒材后来想到,当时的QQ电话可能是张成朋的战友或工作人员挂断的。

  刘恒材还告诉记者,“我到湖北警官学院上学以后,他总是问我训练累不累,但是他训练的苦和累,从来不跟我们说。”

  赵永一,誓言不给沂蒙人丢脸

  “接到消息后我一直不敢相信,当初是我送他去部队的。”罗庄区高都街道车辋社区党支部委员、民兵连长薛春光告诉记者,赵永一从小就向往部队生活,每次看到电视里军人参加训练、站岗值勤的镜头,就心生敬羡,想要参军的梦想总是萦绕在他心头。2017年夏天,赵永一成为西昌森林消防大队的一名消防员。“我们去送他时,他告诉我说‘一定会好好干,绝不给沂蒙人丢脸,不让部队失望’。从2017年夏天到牺牲,他都没有回家看一看自己的亲人。前段时间,我还听他家人说,打算今年过年回来……”薛春光脑海中至今留存着赵永一离家时的情景,“可谁也没想到,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”

  临走前,赵永一建了一个8人微信群,里面都是他从小的朋友,赵永一的微信封面写着:青春有很多样子,很庆幸我的青春有穿军装的样子 。

  成为一名森林消防员后,赵永一每次出任务前,都会通过微信给“发小”杨明明发一条信息,结束任务后再发个信息报平安,有时候还会录制一段救援任务结束的小视频。

  今年2月,杨明明专程去了赵永一工作的地方。“赵永一找领导请了3个小时的假,吃饭聊天中,他多次提起自己想入党,当一名共产党员。”杨明明说,“我还跟他说,你这么能干,入党是迟早的事。”

  3月31日凌晨1点15分,赵永一像往常一样给杨明明发了一条微信:“又出任务了。”这短短5个字是赵永一给杨明明发的最后一条微信。

  “期待你平安归来,也更希望你从3·31的火海当中平安地走出来……”4月2日,杨明明发给赵永一的微信,赵永一却再也看不到了。

  张帅,执行任务前留言“真好”

  临沂城区向西偏南,雾平山、黑石山等几个小山包连绵一片,东侧的罗西街道涧沟崖村就是张帅的家乡。

  几间父母结婚时盖的瓦房,在左右两侧的水泥楼房映衬下略显陈旧。堂屋电视柜的相框里,摆放着张帅和父母、妹妹的全家福照片,还有一张当地政府欢送新兵的合影。照片上那个阳光帅气的小伙身影笔直,目光坚毅。

  “凯凯再也回不来了!”得知噩耗后,张帅的父母2日清晨即乘坐飞机赶往四川凉山,家里留下他的六叔张其华照料。

  在张其华眼里,张帅一直渴望当兵。张帅初中毕业后学习了两年汽修,加入消防队伍后他还没有休过假,家里的入伍通知书没有任何折痕,崭新如初。

  “入伍通知书一直放在他爸爸的床头,每天睡觉前,他爸爸都要看上两眼。”张帅的姑姑张其美泣不成声,“走的那天他说,要在队伍里好好干,做点贡献再回来!”

  这次征战火魔前,张帅与堂哥张荣振视频通话。当时,张帅随队执行任务刚返回驻地又接到出动指令。“张帅手里抓着像是面包的食物,带着装具登上了直升机。”张荣振说,张帅QQ空间的最后一条“说说”是“真好”两个字、“再见”的表情符号、一张消防救援的照片和一张军用食品的照片。“‘真好’应该是说的执行任务,再见的表情符号应该是说他要执行任务了,暂时不发表‘说说’了。”张荣振说。

  如今,这条“说说”下边则是成片的“一路走好” “兄弟,再见”。

  康荣臻,本想继续干三年

  3日下午,站在西昌机场,康荣臻的姐姐康慧心疼得撕心裂肺。就在3天前,康荣臻还曾和母亲通了14分钟的视频电话,让父母注意身体,说自己一切都好。

  康慧说,弟弟从小就听话懂事,以前每逢农忙时节,他一定干完地里的活才回家。加入消防队伍后,为了怕家人担心,每次参加扑火任务,康荣臻从来不告诉他们。只有等扑火结束后,才会在朋友圈或QQ空间里发一些动态。“多希望弟弟再发一张照片,哪怕一个字也好啊。”

  “弟弟平时不爱表现自己,家里连一张全家人的合影都找不到。原来想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等弟弟结婚的时候,我们再拍吧。”康慧说,噩耗传来,家人只找到一张他在入伍体检时的照片。

  在康荣臻家里,2018年春节平邑县委、县政府颁发的“光荣之家”奖状挂在墙上一尘不染。“这孩子从小就想当兵。初中毕业后,由于年纪小没能去当兵,便去技校学了电焊。毕业后找了工作,2017年终于参加了消防队伍。”看着墙上的奖状,康荣臻的婶子贾永芹泣不成声。离家后,康荣臻跟家里人通话时多次提到队伍里非常锻炼人,让他成长了很多,他还想继续干3年。

  临沂市平邑县仲村镇武装部长陈飞,对脸庞黝黑的农家娃康荣臻印象深刻,“离家前他们进行了一周的役前训练,他任劳任怨,总是能积极地完成训练科目。”

  大众日报·新锐大众记者 田茹 李剑桥

责任编辑:孙晓光
相关报道